社評
  除了用於醫療、教育等民生事業外,提供給社會團體或公益事業,甚至低租、免租向小微企業開放,或者通過法定程序公開向社會招租或拍賣,亦無不可。
  黨的群眾路線教育實踐活動中,各地黨政機關認真開展清理超標辦公用房工作。騰退出的房子用來乾什麼?改造裝修超標騰退的辦公場所給醫院增加了250張病床;騰退1萬多平方米辦公房用來建設電子商務產業園;國稅局騰退的辦公室變成納稅人權益保護室。(9月22日新華社)
  自從去年7月份中共中央、國務院下發《關於黨政機關停止新建樓堂館所和清理辦公用房的通知》以來,各地先後開展了清退超標辦公用房工作,取得了很大成績。以一組數字來說明,中央國家機關清理騰退辦公用房365萬平方米;山西省清理超標辦公用房64萬平方米;湖南省黨政機關騰退多餘辦公室面積87萬多平方米……通過清退超標辦公用房,規範了各地方、各部門的工作作風,回應了民意期待,還減少了辦公方面的財政開支,可謂一舉多得。但從長遠來看,清退只是第一步,如此大量的房產該如何使用,更是一個關鍵問題。
  這個問題之所以重要,首先在於只有騰退出來的辦公用房找到合理的用途,盤活了這些資源,才算徹底完成公共資源的合理調配。若清退出來的辦公場地只是簡單粗暴地一把鐵鎖鎖住,寶貴的資產只能閑置蒙塵,既無法實現再利用,人民群眾也體會不到任何切身好處,無疑也是一種浪費。
  其次,騰退超標辦公用房,不可避免會動一些人的“奶酪”。原來用慣了寬敞的辦公室,一下子變成多人間、格子間,個別幹部可能心理上還難以適應。不排除有人幻想著有朝一日,清退工作“風頭一過”便能“移駕回宮”。因此,騰出來但依然閑置著的超標用房,很可能成為這些人眼饞的“香餑餑”。只有為這些辦公用房找到“下家”,才能徹底斷了這些人的念想,不留反彈隱患。
  清退超標辦公用房,規範部門辦公場所當然不會只是一陣風潮,要進一步深化下去,必須從消化存量、減少增量兩個方面下手。首先在處理存量方面,應當儘快在各地經驗的基礎上,完善頂層設計和指引。改建為醫院病房、學校教室,甚至“華麗轉身”成為電子商務產業園,可以看到各地為瞭解決辦公用房再利用,想了很多高招。但在肯定這些舉措的同時,也需要看到對於騰退出來的超標用房到底如何處理,目前還沒有統一規定,各地的操作方式也不盡相同。因此,辦公用房涉及自身利益,僅靠各部門“壯士斷腕”還不夠,國家層面還應出台明確的處理指引,最大限度壓縮各地的自由裁量空間。除了用於醫療、教育等民生事業外,提供給社會團體或公益事業,甚至低租、免租向小微企業開放,或者通過法定程序公開向社會招租或拍賣,亦無不可。
  清退超標用房,本質上是一種糾錯行為。要最大限度地降低未來的糾錯成本,就必須在減少增量上下功夫。實際上,國家層面並不缺少對黨政機關辦公用房的標準約束,但多年來卻一直缺乏剛性執行。中央三令五申之下,一些地方依然大建豪華辦公大樓、違規給領導幹部超標配置辦公室,就是源於違規成本不高,監督力度不足。明顯招標的建設方案是如何通過審批的?嚴令禁止的建設項目是如何獲得資金的?在建設過程中涉嫌違規的相關人員有沒有受到嚴格追責?只有立項、審批、監督、問責各環節都具備執行剛性,事前約束到位了,才能避免超標辦公用房“野火吹不盡,春風吹又生”。  (原標題:辦公室“瘦身”,清退完更要利用好)
創作者介紹

貓貓

xvcguxgsz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