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半年來風雲變幻的國內局勢相比,烏克蘭5月25日的總統選舉顯得波瀾不驚,此前民調領先的億萬富翁波羅申科如期當選。(相關報道見B1版)
  由於波羅申科在選舉中的得票率遙遙領先,烏克蘭局勢相關的國內外各方勢力,均未對選舉結果表示異議。不過,這位曾經的“巧克力大王”面對的不再是一個企業,而是被撕裂的祖國,不再是風險和機遇同在的市場,而是更多靠實力說話、有時還會更為凶險的國際社會。任何關註烏克蘭局勢的人都明白,波羅申科面對的是一個“爛攤子”。國內國外兩對“東西矛盾”、“經濟泥沼”和“國家分裂”三大問題,使這位候任的新總統從當選之日便不得不面臨異常嚴峻的考驗。
  “向東”還是“向西”,一直是烏克蘭獨立以來國內爭論不休、無法取得共識的難題,並由此導致烏克蘭出現內外交困的局面。一方面,美歐和俄羅斯兩大勢力插手其中,在外部形成對峙;另一方面,烏克蘭國內東部“親俄派”和西部“親西方派”裂痕不斷擴大,導致國家長期動蕩乃至走向分裂。發展到目前,烏克蘭國內外兩對東西矛盾均被嚴重激化。
  如何在美歐與俄羅斯之間尋求平衡,在大國夾縫中左右逢源而不是進退失據,同時有效彌合國內的東西裂痕,是波羅申科首先需要考慮的立場問題。雖然波羅申科在競選時曾聲言上臺後“三個月內‘搞定’俄羅斯”,但對於旗下公司在俄有巨大商業利益、精於計算的前企業家而言,這更多是一種競選技巧。事實上,一再聲稱要與俄保持“正常關係”,甚至曾稱之為“最重要的戰略伙伴”的波羅申科,雖然更親近歐美,但大體上可以被視為緩和兩對東西矛盾的合適人選。如何擺脫國內經濟困境,成為國內民眾對新總統的重要期待,也是烏克蘭走向穩定的前提之一。烏克蘭曾是蘇聯時代最富裕的加盟共和國,但獨立後經濟長期低迷。全球經濟危機給烏克蘭帶來嚴重衝擊,此番內部動蕩對其而言更是雪上加霜。據多個國際權威經濟組織預測,烏克蘭2014年通脹率和經濟負增長率,都可能突破兩位數。能否扭轉經濟頹勢,不僅關係到民眾滿意度,也關係到國內東西部矛盾演化和政局穩定。
  在眾多棘手的問題中,烏克蘭東部地區的分裂趨勢,是波羅申科面臨的最急迫挑戰。此前的臨時政府雖以“反恐”之名,對東部分裂勢力進行了圍剿,但限於自身實力和外部掣肘,始終是“有心殺‘賊’,無力回天”。烏臨時政府在東部的軍事行動效果不彰,國家繼續分裂的危險並未得到遏制,反而進一步增大。雖然信誓旦旦的波羅申科並沒有將要應對的國家分裂問題局限於岌岌可危的東部三州,而是更進一步,強硬地聲稱“絕不承認克裡米亞獨立”,但如何做好“少米之炊”輓救危局,挑戰巨大;想讓已經入俄的克裡米亞失而復得,更無異於虎口拔牙,難上加難。
  上述三大難題相互關聯。前兩個問題雖不是燃眉之急,但卻從根本上關係到波羅申科長期執政的合法性;國家分裂的問題,則業已成為急需馬上著手解決的“燙手山芋”。
  當然,與臨時政府相比,波羅申科擁有自己的政治優勢。在臨時政府執政的三個月中,烏克蘭內部騷亂仍在延續的同時,還經歷了國家分裂之痛。造成這種局面的原因之一,是在一部分烏克蘭人特別是東部地區的人們看來,臨時政府依靠街頭政治勢力廢止前總統權力上臺,缺乏足夠的合法性。在此次總統選舉眾多候選人中,波羅申科是最能為國內外各方勢力共同接受的一個,其執政地位將相對得到人們的共同認可。此外,波羅申科也是十年前烏克蘭“顏色革命”以來,相對超脫於兩大對立集團的務實政治人物。這些新特點,使波羅申科能夠在某種程度上凝聚國內共識,也將為他就職後改善烏克蘭局勢提供一定的權力資本。
  綜合而言,三大難題籠罩下的烏克蘭,已經累積了導致國內持續動亂和不斷分裂的巨大勢能。化解這種勢能,必定是一個極為艱難的逆水行舟過程。“受命於亂局之中,奉命於危難之間”的波羅申科,當選總統之際剛好到了“知天命”的年齡。從某種意義上說,他即將開始的總統生涯,也是一個與“國運”和“天命”抗爭的過程。這位曾經在商場上順風順水的新總統,能否扼住烏克蘭“命運的咽喉”,使其回歸“正常國家”的軌道,並走上穩定與發展之路,值得國際社會和烏克蘭人民期待。
  卜永光(浙江學者)  (原標題:三大問題考驗烏克蘭新總統)
創作者介紹

貓貓

xvcguxgsz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