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標題:盲人高考終“破局” 求學公平還需各方齊努力
  國際在線消息(記者 王興悅):高考,對於很多人來說是自己一生中難忘的奮鬥經歷,而對於盲人這樣的特殊群體,能參加高考選擇自己所喜歡的專業進行深造卻是橫在他們面前的一道難以逾越的障礙。不久前,中國教育部發佈的一項新規,為這個特殊群體打開了一扇通往大學校園的“光明之門”。
  中國教育部的這項新規要求,各級考試機構要為殘疾人平等報名參加考試提供便利,有盲人參加考試時,要為盲人考生提供盲文試卷、電子試卷。這意味著,盲人參加普通高考,將不再遙不可及。目前中國絕大部分地區實行的是盲人高等特殊教育制度,在這種制度下,只有限定的幾所大學可以通過自主命題組織考試的形式招收盲人,可以選擇的專業基本只有按摩和音樂兩種。對於很多視障考生來說,其實他們也有很多夢想,但卻因為身體的不便,難以實現。北京市東城區盲人協會副主席史敬本身也是一位視障人士,他告訴記者,“人家一般明眼人的學校是不收我們盲人的。而且不光是盲人,我也和很多肢障朋友聊過,在很多年前他們學習不錯,考上大學了就是因為有殘疾不能如願以償,只能從事其他行業。我周圍盲人就業道路的確很窄,至今為止我知道的一般是盲人按摩、鋼琴調率。我周圍有的盲人有的喜歡通訊、喜歡電子電器,這樣的朋友非常多。自己本身就喜歡這個,對這方面有興趣。大家都有一個願望,就是系統的(學習),光靠自己自學有困難。系統的一步步的上專科、大學才能真正從事自己想要的職業。”
  46歲的李金生是河南省駐馬店確山縣的一位盲人按摩師,十多年前,他通過不懈的努力,報名參加了當年的中醫學自學考試,成為“盲人自考河南第一人”,但由於重重困難未能如願求學。“2000年開始申請參加高等教育自學考試,考中醫專業,經過15個多月的努力,2002年才批准讓我參加考試。但是,由於05年全國中醫專業已經離取消了,當時我已經考過了十門,後來就沒有再考了。2001年至2002年在鄭州學習按摩,2002年4月份,在駐馬店開了一個按摩店。”
  而2013年12月,他又開始嘗試申請參加普通高考,今年4月下旬,他接到河南確山縣高招辦通知他參加全國高考體檢的通知。在他看來,自己的大學夢即將照進現實。“在體檢前全縣高招辦跟我聯繫,讓我進行第二步,第一步報名第二步體檢,已經進行到第二步了,(4月)21號我才去體檢。最起碼我感覺他給我報上名了,我這就有權利參加普通高考了,體檢這一關剛過,我體檢合格了。馬上我就會去(申請)要求用電子試卷。想考大學,能考上的話我想學法律,考文科。”
  對於盲人能夠參加高考,教育部表示,為視障者提供應有的教育考試服務,是中國高考改革的一部分。教育專家熊丙奇認為,教育部的這種做法,是推進教育公平的一種舉措。“高等教育或者高考,應該保障每一個學生平等考試受教育的權力。在保障學生受教育權力時不應該考慮學生是否有殘疾的情況。以前在高考中有視力障礙、聽覺障礙、聾啞的考生沒有考試機會,也無法進入高等學校學習,他們如果想要受教育就得接受特殊教育。教育部這種做法當然是推進教育公平的一種舉措。”
  對於一直為自己爭取公平受教育和考試機會的李金生來說,這一點他深有體會。“盲人和正常人一樣,受教育和正常人應該一樣,不應該歧視盲人,盲人的教育權應該受到法律的保護。”
  然而,給身體殘障學生提供考試機會相對容易,而給他們營造平等的學習環境則任重道遠。熊丙奇認為:“僅僅有規定而沒有配套措施是很難讓這樣一個政策落地的。比如如果有盲人參加高考的政策,盲人可以報考任何一所學校。接下來的問題就是這些大學準備好接收這些學生了嗎?一旦盲人學生進去了,就要有相應的師資、配套基礎設施來滿足他們求學的需要。從教室、食堂到宿舍等學校配備都應進行全面的改變。我國長期以來殘疾學生是放在一個特殊教育環境中來學習的,這不利於他們享有平等的教育環境和融入社會。因此如果我們以後要將所有的有健康特殊情況的學生納入同班來學習,從小學、高中到大學都享受同樣的機會的話,那要重新更新教育理念,改變現在學校內部管理機制和基礎設施建設。如果僅僅能報少數高校、或者僅僅只有少數專業招生,那實際上也沒有實現教育公平。”
  熊丙奇認為,視障生參加普通高考不是一個簡單的權利問題,而是一個系統工程,一系列基礎設施、人力資源和觀念上都需要提高,還有許多後續問題需要考慮。
創作者介紹

貓貓

xvcguxgsz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